赵六十八1948年出生在一个普通农民家里

张秉林

    中国绿色时报7月24日报道 大年三十,人们都在与亲人团聚,看电视拉家常,一起辞旧迎新,共享天伦之乐。在山西省保德县陈家山林区,却有这么个人,他穿林海转山头,四处查看坟茔,监管上坟烧纸的人,生怕谁家疏忽大意,酿成森林大火。这个人就是赵六十八,保德县林业局五楼沟国有林场党支部书记。
  扎根林业
  赵六十八1948年出生在一个普通农民家里。因为家境贫困,连高小还没有读完,1964年春天到暖泉林场(义门镇的前身)工作。山西省林业科学研究所保德林业科学实验站就设在这里。他给实验站的于铁树等林业工程技术人员当助手,既搞实验又栽树,乐此不疲。
  1974年,赵六十八被任命为暖泉社队联办林场场长,肩上的担子重了。他先后引进杜仲、板栗、银杏、火炬、落叶松、红松、华山松等22个新树种,并提出阳坡刺槐阴坡松、沙梁柠条打先锋、沟坝梯田经济林、道路两旁杨遮荫的造林思路,开展油松容器育苗试验。
  他搞试验,容器就有纸筒、塑料筒和泥钵3种,营养土分别使用了火烧土、草木灰和人、畜粪尿。经过反复试验,最终确认用塑料筒育苗效果最好,轻便、耐用、易成活,适合在油松容器育苗中推广。这一年,全场油松容器育苗超过10万株。育苗中,他们利用塑料棚开展无性扦插繁殖,并总结出嫩枝、带叶、全光、喷雾、通风、补肥的十二字方针。
  当时的山西省林业厅厅长刘清泉来暖泉林场视察,看到满山遍野的刺槐、杨树、柠条,赞不绝口,并对林场成材的刺槐、杨树林进行了评估,估算其经济价值在70万元以上。他还提出,暖泉公社不用国家投资、以股份制办林场的经验要在全省推广。
  用心播绿
  1988年,赵六十八调到五楼沟国有林场任第一副场长,分管生产。
  当年春季植树,他45天没下山。栽完树接着又搞了20多亩油松山地育苗。幼苗刚露头就遇到大旱,他每天忙得不可开交。儿子赵振光找到他,说母亲生病让他回去。他说:“现在油松苗旱得要死,我正雇人挑水浇苗,哪能走开?”把儿子打发走,他又忙着组织人挑水浇苗去了。
  赵六十八的爱人在太原住院期间,他回家取钱,半路特意下车,到贺家山看看造林和育苗成活情况。得知职工们白面快吃完了,临走时,他把给爱人看病的钱给工人们放下1000元,要大家照看好树木、安排好生活。
  赵六十八常说:“群众是真正的英雄,要搞好一个单位的工作,必须紧紧依靠群众,调动大家的积极性,要设身处地为他们着想,替他们办实事。”在暖泉林场工作期间,赵六十八先后帮助7名职工成了家,使他们都能扎根林场安心工作。
  赵六十八在贺家山干了3年。3年里,林场共造林3000余亩,抚育幼树4000余亩。2000年,他又转战陈家山,在这里一干又是3年,造林5000多亩。为便于植树,他们先后搬家8次。
  2003年春,县林业局搞沙保、朱庙、保禹三条公路绿化,赵六十八担任工程总指挥,负责郭家峁至高地塄一段。他组建了150余人的绿化队伍,比往年提前10天开始植树。当时,土地还没有完全解冻,他先栽解冻的阳坡,后栽半阳和阴坡;先栽发芽早的油松、新疆杨,后栽侧柏和发芽迟的刺槐。这样,既加快了植树进度,又提高了树木成活率。
  2005年,林业局任命赵六十八为森林监察专员,可以在全县任何一个地方监察林木管护。
  认树不认人
  赵六十八购买树苗是认树不认人。一次,有个朋友通过关系从外地给赵六十八拉来一车侧柏树苗。验收后,他把合格的2700株收下,将不合格的1200余株装到车上让他拉回去。苗主暗示自己和某位领导是好朋友,“树苗是他让拉来的,看在他的面上收下吧”。赵六十八说:“我要对党负责,不能因为是领导的关系就放弃原则,浪费国家资金。”苗主只好把树苗拉走。
  护林工作中,赵六十八不管是谁,只要损害国家的树木,让他看见就要管。
  2005年夏天,赵六十八接到作业点汇报说,朱庙公路改线工程没打招呼,就擅自砍树。赵六十八第二天查看发现,朱家川流域内的杨树被砍掉170多株,油松树地栽水泥杆7根,几名架线工正忙着架设高压线。有三处电线从树头穿过,很容易引起火灾。赵六十八跟架线工交涉,让他们暂时停下来,等问题处理后再架。为防止对方强行施工,赵六十八让护林员把铺盖搬到工地,24小时监视,他回县里向领导汇报。
  第二天,当赵六十八来到工地时,线路已经强行架通。护林员说架线工带着警察,谁阻止架线就给谁戴手铐。赵六十八顿时来了气,“砍树不说,还带上警察在林区强行违章架设高压线,这些人还有没有王法?”他拿起锹边铲边说,“我是林场的书记,刨电杆的主谋,一切后果我一人承担。要戴手铐我戴,要坐禁闭我坐!”后来经协调,朱庙公路扩建指挥部给林业局补偿树木损失款10万元,采取安全防火措施后,林场才允许其架线通过林区。
  赵六十八从16岁参加工作到花甲之年,一直奋战在林业生产第一线。40多年来,经他组织领导和亲自参与的各项绿化工程造林总数超过400万株,查处各类毁林案件300余起,为保德县的绿化事业作出巨大贡献,也兑现了他在林业战线干一辈子的诺言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