必发88-蒜价波动带来的高危机让胡蒜商们未有像二零一八年同一

尽管今年来大蒜价格已拦腰斩,但蒜价博弈依然没有停止的信号,相反这种博弈仍处白热化之中。
当前,各方心态呈现截然分化。一边是按兵不动等待蒜价进一步明朗化的蒜商,一边是不想赔本还在死死坚守的蒜农,本报实地调查并选取了若干片段,这些片段是对当前大蒜市场各方心态的白描,透过这些真实写照,普通民众或许更能了解当前僵持的蒜局。
也许,只有等到8月份大蒜大量入库的时候,这一僵局才能有效破解。不过,截至现在,谁也不能肯定自己就是笑到最后的那一个。
7毛钱的地板价
7月8日,火辣辣的阳光晒着坐在农用车下等待买主的周文娟。当地气象部门的天气播报显示,当日最高气温超过32度。
周是金乡县高河镇的大蒜二道贩子。每年的这个时候,周文娟都会从蒜农手中收购新蒜,然后倒手卖给外地客商,从中赚取差价。
这天的10:00多,周文娟夫妇来到金乡山禄国际大蒜交易市场。不过,捱到16:00她拉的5吨蒜依然没有卖掉。
来看蒜的客商倒是不少,但只是看看,有的甚至不给价就走了。“我报的7毛钱是地板价,但他们还是无动于衷。”对于客商的冷漠,周的丈夫很是不满。
据周文娟介绍,这车蒜是按照每斤0.64元的价格从蒜农手中收购的,除去油钱和卸车费,0.67元才保本,按照7毛钱卖掉,他们夫妻俩忙活一天才赚300元。
7月7日,直径六公分的大蒜能卖到0.73元/斤,但到了8日,7毛钱的价格客商都不愿意出了。
回想起去年的行情,周文娟觉得那时真是“太幸福了”。去年周文娟一般一天卖三车的货,从天一亮忙到晚上七八点。“有时车走到半路,客商就问怎么还没到。”周说,去年货一到市场,差不多就能卖完。
多名二道贩子亦对本报称今年大蒜市场太过冷清。“现在每天能成交一半的量就不错了。”
与周文娟一样焦虑的还有金乡的大蒜经纪人。孟状每天都会从市场上溜一圈,每年他都会为几个大客户收购大蒜,但今年这种大客户“很难找”。
清闲的蒜商
和周文娟这样的二道贩子相比,现在驻扎在金乡的外地客商显得较为清闲。
7月9日,本报联系到一名天津的刘姓客商时,他正和几名其他外地客商打扑克。“急什么?”这名刘姓客商说,现在蒜价不稳定,他还想等等再说。蒜价波动带来的风险让大蒜商们没有像去年一样“饿虎扑食”般争抢大蒜。据上述刘姓客商说,6月底他曾以1元/斤左右的价格收购了一批大蒜,但没想到今年的市场和去年差别很大,去年价格是噌噌直涨,但今年却是直线下滑。按照当前的价格,他每斤已亏了4毛钱。“不是不想收,是不敢收,价格太不稳定了。”一名东北客商称,现在相当一部分蒜商还在观望。不过,也有一些积极的蒜商开始进货,但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。
有蒜商称,近日曾有金乡县领导来到山禄市场,他们希望蒜商积极收购大蒜,以稳定市场,不过从当前的情况来看效果并不明显。
山禄大蒜国际交易市场是金乡县着力打造的大蒜交易市场。本报在这里看到,被分割的市场大棚中并没有多少货。“很多蒜商还没开始大规模收蒜。”一名江西客商说,一些外地客商的确已经租下了冷库,但现在的收购量还不到冷库容量的二分之一甚至是三分之一。
更为令人担忧的是,个别去年还在金乡收购大蒜的外地客商,看到价格不稳,直接回家了。有大蒜经纪人认为,今年大蒜价格波动较大,不但利润空间不大,而且极具风险,对蒜商的吸引力不大。
谨慎的出口商
周广金是金乡众多大蒜出口商的一员。他的企业主要出口东南亚以及美国等市场。“订单不少,客商积极性还行。”周广金说,现在的出口市场不像今年早期预计的那样悲观。
5月底6月初时,外商观望氛围较为严重,迟迟不肯下单,即使下单也是一些短期的订单。不过现在外商下单较为踊跃。据周广金介绍,去年这个时候他们企业的出口量在1000吨左右,而今年已经到了3000吨,出口量呈现几倍增长。至于增长的原因,有蒜商认为,价格下滑的幅度似乎超出了外商的预计,当前的价格被外商高度认可。
不过,出口量的上升却没有带来价格的走强。周广金没有透露具体的出口价格,但他还是表示,今年的价格比去年低了很多。早在6月底,山东省商务厅发布的布告称,山东大蒜出口连续两月出现量价回落。
周广金表示,由于有出口这一渠道,销量并不愁,但面对价格的波动,他也显得很谨慎。“现在我们公司进库的量还没有一半。”在他看来,如果现在满仓的话,后期说不定会有风险。
坚守的蒜农
在赔本几乎成为定局的情况下,大部分的蒜农仍然在死死坚守。金乡县十里铺村的老农杨春元家里种了近5亩蒜,收下来的干蒜近万斤,但没有卖掉一斤蒜。
7月9日,杨指着院子里上好的干蒜说,几名贩子曾来看过,给出了0.58元/斤的价格,对于这一价格,杨春元没有和贩子争论便让他们走了。
“赔大了,怎么舍得卖?”杨说,每斤大蒜的价格在1.8元左右才有账算。他罗列了一系列的支出,蒜种、肥料、浇水、农药等加起来,每亩地成本接近3000元,这其中还没有算上人工费。“出去打工一天还能挣100多呢。”杨春元嘀咕着说。按照当前的价格,蒜农是真赔大了。假若一亩地的成本为3000元,按照0.6元/斤的价格,亩产1吨收入才1200元。
于是,大多数蒜农选择了等待。早在今年5月底,一些蒜农便对本报称,决定赌一把,看看今年后期的行情如何。然而,最终等来的却是这样一个悲剧的结果。
如果过了8月没有入库,大蒜便会发芽,距离这一时间节点还有20天的时间。“还是想等等,不服啊。”金乡县王杰村、郭楼村的多名村民表示,反正已经赔本,不如再等等看,说不定还能涨涨呢。
当问及明年是否还要种大蒜时,杨春元说,大部分村民已经种了10多年的大蒜,“明年不种大蒜种什么?种麦子也卖不了多少钱。”杨春元说,如果明年的行情转好了,就能把今年的损失补回来。譬如2008年大蒜几分钱,而2010年不是涨上来了吗?
说这话的时候,年老的杨春元似乎充满了新的希望。

相关文章